■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中心副主任、研究員 廉德瑰
  安倍內閣剛剛改組一個多月,支持率略有回升,安倍本來指望來年秋季蟬聯自民黨總裁,讓其黨派實現長期執掌內閣之願望。然而,事與願違,經濟醜聞被曝光,兩位閣僚同時辭職,日本政壇陷入了困境。出現如此危機,雖屬意料之外,卻也在情理之中。
  首先,對小淵優子和松島綠個人來說,雖因經濟醜聞遭遇仕途一大挫折,但卻是背後隱藏的日本政治頑疾的又一次表現而已。日本的選舉事實上在具體操作層面是後援會選舉,後援會是議員在其家鄉選區的堅強後盾,它靠人脈、人情來維繫。以小淵優子為例,她的後援會就是其父——日本前首相小淵惠三的後援會。小淵惠三去世後,小淵優子成為其政治繼承人,年僅26歲時就憑藉父親的地盤當選為國會議員,今年剛滿40歲,已經兩次擔任國務大臣。不管其經濟學知識有多少,經濟手腕有多低,僅憑父親家族人脈和派閥平衡就能擔任經濟產業大臣,這是日本政治的一大特點。而利用政治資金向後援會輸送利益,並不是新鮮事,只是有人被揭露,有人未被揭露而已。小淵優子這位被稱為未來首相候選人的新星,恰恰是這種政治體制的產物。
  其次,對於安倍內閣來說,經過這一打擊,內閣的壽命恐怕凶多吉少,自民黨政權也必將受到質疑,將顯露其腐敗的常態。戰後自民黨長期執政是因為經濟的高速增長掩蓋了腐敗的本質。泡沫經濟破滅之後,國民也就失去了對其腐敗的容忍。自民黨兩次下臺都是國民對其不滿的表現。安倍內閣利用所謂“安倍經濟學”製造虛假繁榮,贏得部分眼球,但是好景不長,經濟再次表現頹勢。安倍玩完了經濟,又試圖通過內閣改組這一自民黨慣用的手法來提高支持率,還提拔小淵優子等五名女性閣僚充當政治花瓶,吸引選民註意。然而,無奈經濟沒有起色,選民便不會再容忍。如果此次醜聞引起連鎖反應,安倍內閣將難從政治危機中自拔。
  第三,對於日本政壇來說,此次的政治風波,還不僅止於自民黨,由於在野黨各自為政,分崩離析,如果自民黨一黨獨大的狀況出現問題,日本政壇將無替代政黨出來收拾殘局。自民黨重返政權之後,貌似形成整合,其實這個黨是由政見不同的鷹派與鴿派構成的黨,黨內七大派閥中,安倍所在的町村派屬於鷹派,該派在該黨眾參兩院400多名議員中只占90多名,明顯是以少數控制多數。特別是安倍的右傾路線引起黨內鴿派抵制,導致安倍在上月內閣改組時不得不吸收多名鴿派入閣,以便維持黨內派閥平衡。但是,安倍萬沒有想到,按倒了葫蘆又浮起瓢,剛擺平黨內派閥,又出現經濟醜聞。在野黨這盤散沙雖然不能整合起來構成取代自民黨的有效政治力量,但他們可以窮追猛打,使自民黨陷入政治被動、內閣流動、惡性互動。因此,如何避免此次政治風波發展成政治地震,不僅對於安倍來說是一次考驗,對於日本政壇來說也是嚴峻的挑戰。  (原標題:誰的危機?)
創作者介紹

ke41kejyt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